一只废柴言_(:_」∠)_

=阿言/酒言
非常洁癖的人.慎fo.
安雷/嘉瑞不拆不逆.
其余产出较杂.注意避雷.
雷厨/瑞厨/安吹/柠吹

安哥太可爱了 我死亡

另外我要吸猫啊啊啊啊啊啊啊猫啊七爷还我我家乖乖【什么

【金幻】若是在颠倒的世界我爱你

•是点文—— @煌咲夜 

•cp为金x紫堂幻,注意避雷xxx

•现代学生pa 后面其实是已经交往一会儿的设定x


今天的世界似乎有一点不对劲呢。紫堂幻这样想着,把围巾又往上拉了一点,急匆匆地抱着怀里那一叠厚厚的资料往租住的小公寓里走。

打开门,紫堂幻换了鞋放下资料跑去开空调。空调开始吐出温暖的热气,他解下围巾和厚重的羽绒服松了口气,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喂……?”他按下通话键,“金啊,你有什么事吗?”

金在电话另一头兴冲冲地叫着,“紫堂!今天我们这里下雪了呢!我已经好久没看到下雪啦!”

“只是下雪而已啊……只不过A市那里确实很少下雪。”紫堂幻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你如果这么想看雪的话可以到我们这里来啊,冬天可冷着呢。”

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捂住嘴,脸上蔓延起绯红的一片:怎么不小心地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希望金不要听出来那种意味啊……

他正紧张着,金就大大咧咧地拒绝了:“可别,紫堂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怕冷,就连A市的天气我都裹得像只过冬的棕熊似的。等明年春天我就跑过来看你啦——记得给我煮好吃的!”

“好好好给你煮……我要去复习了,金你也好好复习吧,下次见。”紫堂幻挂掉电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惆怅起来。他甩甩头把这些情绪都丢出大脑,抱起那一叠资料往房间里走,“算了,先复习吧,离高考也没有几天了。”

金是紫堂幻在初中时认识的好友,性子开朗乐观,不拘一格,与紫堂幻这个内向胆怯的人正好相反。紫堂幻把金视为自己生命里最灿烂的光芒,然而这束光太过耀眼,吸引了众多如同紫堂幻一般的人。但紫堂幻对他抱着不一样的心思,不但是向往,还有不该滋生的喜欢。

他对此揣揣不安,生怕金知道之后厌恶他但是却总是抑制不住心中满溢的感情想要宣泄。

“啊……所以到底该怎么办啊?”他苦恼地抓着铅笔在草稿纸上划来划去,“太纠结了……!”

如果世界是颠倒的就好了。紫堂幻的眼眶有点潮湿,那样我就能有爱你的资本,能够名正言顺地爱你了。


噩梦突然结束了。

紫堂幻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坐起来,从床头的书山上摸出眼睛戴上。视线逐渐清明,房门那里突然传来钥匙开门的悉悉簌簌声,他立马抱紧了被子。

是小偷吗……?

他坐立不安地把最厚的一本书放在被子里,又躺下去装睡,然而不断抽搐的眼皮和冒着冷汗的额角出卖了他此刻紧张的心情。

那个人进来了。刻意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直朝房间来——紫堂幻放在被子里的手抓紧了书。

那个人悄悄地推开了虚掩的门。他猛然打开灯,紫堂幻尖叫着跳起来,吓得那个人也尖叫了一声。

“金!”紫堂幻看清来人之后终于舒了一口气,“你怎么来了!都不给我打电话!”

金笑嘻嘻地抓了抓他蓬松的金发:“嘿嘿,因为想给你一个惊喜嘛。再加上今天飞机晚班了,就只有这个时候来了……抱歉吓到你啦!”

“没事。”紫堂幻推了推眼镜,把书放回原位。他坐起来把睡衣的扣子扣到最顶端,又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叹了口气说,“你还没吃晚饭吧?我去给你煮碗面。”

“多加点葱花!”金兴冲冲的叫着,“我好饿的,在机场候机了好几个小时就吃了一碗泡面,但是一想到要见到紫堂你我就不饿啦!”

紫堂幻系好围裙的腰带,眉眼弯出温柔的弧度:“……那真是太好了。”

世界还是不要颠倒好了,这样的话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都是最真实的,也爱着最真实的彼此。

但是若在颠倒的世界里我也会爱着你,因为爱永远不会变,只要你还是金,而我还是紫堂幻。

-END-


人在做天在看,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您这脑洞真他妈大过天哪

抱歉言论过激 但是牵扯到安雷嘉瑞我两队本命cp 抱歉呐真的接受不了

气得我微机课这么紧的时间都顶风作案来骂人了

【双金】阳光明媚的午后

•双金的ABO 双A注意⚠️
•乔爹和另一位小天使的点文!@ABcs君 @不语古都 
•黑金称为Gin【感觉叫黑金我总会写成兄弟【
•感觉是无差友情向……?
•ooc

金分化了。他是个Alpha。
Gin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哇金你真厉害,我还以为你会是个Beta。
此时他们正坐在所租房子的草坪上,金伸展手臂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啊?”金有些疑惑地问道,看见Gin疑惑的眼神后连忙补充,“我是Beta这件事。”
“大概是直觉。”Gin眨眨眼,“你看,你并不是很强壮,容貌也并不是最好看的那几个——所以这么平庸的你当然是B啦。”
金气得跳起来要掐Gin的脖子,Gin哈哈地笑着把他按回去:“就开个玩笑嘛,用得着这么认真?”
“当然!”金气鼓鼓地回答,“这可有关于我的形象啊!”
Gin吐了吐舌没再说话。他躺下去闭上眼睛似乎要睡一会儿,金也没敢再闹他,就跑回房间里写他的论文去了。他从柜子里翻出一颗糖,一边愤愤地拆掉糖纸一边抱怨:“Gin那家伙真是的居然这么说我……我迟早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他在房间里敲打键盘泄愤,一通论文打完键盘叫苦不迭,可金一肚子的气还没有发泄完。他在原地跳脚,最后还是蹦跶着出了房间,却发现Gin是真的睡着了。他有些懊恼地盘腿坐在Gin旁边抓着那一头柔软的金发。他盯着Gin那头随风轻拂的及肩白发,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才能在不惊醒Gin的情况下给Gin扎起马尾的。金笑得停不下来,一个劲地拍着大腿,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子真傻……不行了我要笑死了!”
Gin被他吵醒了,迷迷糊糊地在椅子上坐直了,却发现自己没有在草地上,面前还要一面梳妆镜。
他转转脖子,脑后的马尾摇晃了一下。Gin立马黑了脸,转身就掐着金的脖子就把他按在墙上,恶狠狠地说道:“金,你是不是想让我把衣柜里已经积灰的那顶假发拿出来给你戴上?”
“别别别!”金慌忙摆手,“我错了还不行?你信息素都快飙出来了!”
Gin哼了一声,收回了信息素。他转身之前又狠狠捏了一把金还残留着一点儿婴儿肥的脸颊,血红色的眼睛眯着,金用湛蓝的眸子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算了算了,别这么大眼儿瞪小眼儿的。”最后还是Gin先作罢。他转身去扯掉绑在他头发上的胶绳,由于金扎发技术是个辣鸡的原因,还扯下了几根白发,疼得他嘶了一声。
“小兔崽子。”他揉着脑袋嘟哝,“我一定要回本,给我等着吧。”
阳光洒在草地上,又透过窗户照进来。金看见Gin的背影被光芒笼罩,像是虚幻的东西。他在心里嘿嘿地傻笑起来,脑海中却不断出现扎着马尾的Gin掐着自己的脖子把自己按在墙上的那一幕。
金摸了摸仿佛还留有余温的脖子,忍不住红了脸。
-END-

【凯柠】杀手小姐们的故事

•豆子点的凯柠!!!杀手pa! @豆浆机 
•这个莉洁好像有点叛逆过头了【
•24岁凯x27岁柠,想看凶凶的她俩…
•对不起鬼狐大人【
•重度ooc…衣饰描写有参考豆子的私设

安莉洁阴着脸坐在吧台边,高大的红木酒柜的阴影让她整个人都蒙上了一层阴影,看起来神色更加阴郁。她穿着一件露腰的黑色高领紧身衣,外面仅仅是一件松垮的卡其色外套。白皙的腰线在酒吧昏暗的环境里亮得耀眼,但碍于她浑身的低气压,没人敢上前去搭讪。
她的手机响了。她戴着黑色露指手套的手抓起吧台上震动着的手机,很不耐烦地按了屏幕:“凯莉你能不能快点。我最讨厌你这种吊儿郎当的性子。”
手机里传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女声:“哎呀安莉洁,别这么急躁……你看,我不是来了么。”
酒吧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凯莉上身一件随意的低领衫套深绿色长袖外套,下身是浅蓝色牛仔短裤和白色长筒袜。她悠哉悠哉地走进来,朝调酒师要了一杯酒之后不慌不忙地坐在安莉洁旁边,蓦然压低了声音:“怎么了?”
“有个雇主下了大单子。”安莉洁也压低了声音,“说是只要把鬼狐带到他那里去,就有上百万的酬劳。”
“我那个远亲表哥?”凯莉不屑地哼了一声,“活该,他这种人就该落得这样的下场。所以为什么上面要派我俩来?难道不怕我一时想起我和他那点难得的温情日子把他放走?”
“听说原来上头想让雷狮和格瑞去,但是他们俩又去处理另一个任务了,所以就叫了我们。”安莉洁摇摇头,“情报说鬼狐天冲最近一直呆在鬼天盟,这可真是糟糕透了。我们不单要躲过那么多人的耳目和红外线感应以及热感应,还要和他那个女副手打一架——她太棘手了。”
“得了吧。”凯莉耸耸肩。她从口袋里悄悄拎出一个塑料袋子,让其的一角在安莉洁的视线里一闪而过,“有这个就够了,保证能放倒那些喽啰。至于那个女副手,就让她昏睡过去吧,我们的目标只有他一个,别滥杀无辜。”
“这道理我想我比你懂得多。”安莉洁冷冷地回答她,然后从转椅上站起来,“好了,赶紧出发。为了这破事我晚饭都没吃。你开车来了没?”

凯莉觉得她今晚当真是倒霉透了。
安莉洁和她分配任务的时候她自告奋勇去大义灭亲,让安莉洁去对付那个叫莱娜的女副手。结果现在鬼狐利用他房间里大大小小的机关把她身上那件外套划得遍体鳞伤,大腿上也多了几道血痕。她狠狠地啐了一口嘴里浓郁的血腥味,蓝色的眼睛对上鬼狐得意洋洋的金色眼睛。
“切,鬼狐天冲,没想到几年以后你变得这么卑鄙了。”她尖牙利齿地讽刺道。
“多谢夸奖,凯莉。”鬼狐微微笑到,“我在莱娜那里也布置了一点,你那位搭档安莉洁小姐应该也死掉了吧?”
“如果你真这么想……我觉得安莉洁应该会气到七窍生烟的,毕竟她从不愿意被谁小瞧。”凯莉看了看被血染红的长筒袜,决定拼死一搏。
此时走廊里突然响起了脚步声。鬼狐的笑脸越来越大,变得越来越扭曲:“莱娜,好极了——等等,怎么是你?!”他突然不可置信地咆哮起来。
安莉洁冷笑一声,手里转着属于莱娜的匕首:“怎么,看到是我很意外?至于你那位女副手我已经让她睡过去了,你的话……就送去换钱好了。”

鬼狐已经被安莉洁制服,用枪柄敲昏了绑在墙角。她从柜子里翻出一个蒙了灰的医疗箱,拿出酒精和棉签给凯莉身上的伤口消毒。她下手有点重,凯莉疼得呲牙咧嘴:“嘿安莉洁你轻点——你还知道我是个伤员吗?!”
“让你这么没用。”安莉洁顺手抓起绷带在凯莉腿上娴熟地包扎完毕,然后轻车熟路地褪下她的靴子和长筒袜。凯莉把靴子捡回来穿好,有些无奈地让安莉洁把自己的外套扒下来。
安莉洁把这两件衣物都点燃烧掉,然后把现场打扫了一下,确定没什么大问题之后就和凯莉把鬼狐拖出去,把他丢上那辆小轿车的后座。凯莉负责开车去雇主那里,安莉洁则翘着二郎腿坐在后排,枪口对着鬼狐的太阳穴,匕首泛着寒光的刀刃横在他的脖子上,以防他逃跑。凯莉咬着从车里翻出的棒棒糖抱怨,安莉洁托着腮听,偶尔做出一点评价,就这么到了雇主的所在地。
确定了钱已经打入银行卡的凯莉扯着安莉洁转身就走,她们俩回了那个酒吧,准备在VIP包间先过一夜,等组织发来下一步指令。
安莉洁刚洗完澡出来就被凯莉按在沙发上,凯莉的嘴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一只白皙但带着薄茧的手试探性地在安莉洁的腰腹处轻轻绕着圈。
安莉洁微微皱眉:“凯莉,滚去洗澡。”
“安莉洁小姐,我今天可是伤员,不能洗澡啊。”凯莉把安莉洁卡其色的外套往下扯,“所以不打算把你身上沐浴露的味道分我一点吗?”
安莉洁抿着唇沉默了几秒,然后她突然笑了起来,眉眼里都带着那种傲气。
“可以是可以,但是那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了。”
-END-

那啥……我百fo了【捂脸
照惯例点文,这次选三篇……等等会有三个人吗
cp可以点我写过的安雷/嘉瑞/双金/凯莱/凯柠,然后除了安/雷/嘉/瑞相关的其他cp,其余的cp不管是多邪教都可以点!
明早开学……心疼。就可能会坑很久了

【安雷/嘉瑞】珍爱眼睛远离安雷嘉瑞

•安雷嘉瑞ABO
•两对cp全是AO标配
•大学同寝设
•ooc的七夕贺文
•所以说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小甜饼啊???
•私设多 bug也多

雷狮被安迷修标记的时候心里很想揍他,但是奈何自己当时浑身酸软连站都站不稳更别提收拾安迷修了。那晚之后他躲在被窝里深深思考了一下该怎么处置安迷修,思考了快半天。无果后他跳起来直冲酒吧。
蓝发的调酒师向他懒洋洋地打招呼。他揉着眼睛说,“一杯葡萄酒。”
“哟,不喝威士忌啊。”安莉洁用白色的帕子擦拭透明的高脚杯,“或者说红牌伏特加?”
“废话那么多。”雷狮嘟哝,你要是被标记了你也不想喝那些烈酒啊。
“等等啊雷狮,你身上的味道好像有点不对。”安莉洁皱眉,凑到他脖子边嗅了嗅,“靠……一股冷杉和薄荷混合的味道。你的味道是薄荷……老实交代,被谁标记了?”
“嘘嘘嘘声音小点,我不要面子的啊?”雷狮忙站起来捂她嘴,“你好歹也是个O,给自己留点口德行不行?”
安莉洁翻了个白眼把装满葡萄酒的高脚杯搁到吧台上,“得了,我已经知道是谁了。安迷修是吧?没想到你还真栽了。”
雷狮坐回转椅上小口小口地啜饮着杯里深色的酒液:“你鼻子怎么这么灵啊,狗吗?”
“滚滚滚,Omega和Alpha都对信息素很敏感的好吗。”安莉洁没好气地给他一个白眼,又马上把头转过去,“格瑞你今天怎么也来了?我去你身上也是一股味……用喷雾盖一下。”她掏出随身携带的信息素喷雾给格瑞扔过去,银发的少年冷冷地说了声“谢谢”。
谢天谢地,他身上那股牛奶和玫瑰香混合的信息素消失了。安莉洁有点头疼地给他倒了一杯牛奶:“你们怎么被标记都撞一天,该说不愧是闺蜜吗?”
“……闭嘴。”格瑞皱皱眉,“这算突发状况。”
雷狮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把手机摸出来,看见来电人的那一刻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
“哟这么激动。”安莉洁歪着个头凑过去,“我看看是谁啊……”
下一秒她就说不出话了。
安迷修,这家伙是往枪口上撞呢。
格瑞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尴尬的还不是这个。”他说,“我们四个是寝友……”
雷狮顺手按了挂断,“对啊,我觉得我可以申请换个寝室。对趁着发情期标记自己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真的是太尴尬了,哪怕只是个暂时标记,而且也不算是故意。”
安莉洁一个趔趄几乎要摔在吧台上:“原来你是被嘉德罗斯标记了……不是很懂你们寝啊,这叫什么来着?内销?”
“这叫被迫内销。”雷狮喝完杯子里的酒愤愤说,“我哪知道出去聚个会都能闻到其他AO的发情信息素……”
格瑞阴沉着一张脸:“反正这几天我要呆在家里。谁都别想把我叫出来。”
“加油。”安莉洁低头调酒头也不抬,“对了,AO标记结合后会有三个月的结合期……这个时候Alpha会对Omega有很强烈的占有欲,Omega对Alpha也会有很强烈的依赖感。就算是暂时标记也会至少持续一周。”
格瑞僵住了。
雷狮愣住了。
“你们卫生生理课怎么混过来的!”安莉洁一脸茫然,“雷狮我还理解,可是格瑞你也堕落了吗?!”
“……那时候嘉德罗斯扯着我要打架,没听进去。”格瑞喝了一口牛奶试图掩饰尴尬。
安莉洁气到无法呼吸。“如果不是你们俩才进来的时候浑身低气压我都快要觉得你们是七夕的现充了……得了得了快给我滚回家里找自家亲朋好友开导一下,千万别找凯莉就OK。”
雷狮趴在吧台上打呵欠。
“我不想出去。一出门就是一堆情侣,眼睛疼。”
“我也不想。”
“你们已经准备憋死安迷修和嘉德罗斯了吗!谋杀亲夫啊!”安莉洁觉得她已经对这两个人无语了,“你们自己看看这个酒吧里有多少Alpha,按常理来说还处于结合期的A是不准自己的O出门的,O方圆三公里之内有A他们都会难受得很——等等,你们怎么在流冷汗?”
格瑞站起来。他说,“我觉得我好像发作了……很难受,甚至想……哭。”
话音刚落他的眼圈就红了,安莉洁手忙脚乱。她又想到什么偏头去看雷狮,发现他已经像只猫似的缩成一团了。
MMP。安莉洁差点掀吧台。她想了想从格瑞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机,因为格瑞从不给手机设定密码。
她从善如流地打开通讯录拨打嘉德罗斯的电话,“ 喂?你好嘉德罗斯,我是安莉洁——请问安迷修在你旁边吗?啊那真是太好了,这里是XX酒吧,你们的Omega在这里。请尽快赶到,他们的状况好像有点儿不妙。”
挂断电话之后安莉洁看着那两个人,她觉得她心好累。为什么只想安心调个酒远离红尘俗事都能被别人影响到呢。

大概是过了快十几分钟,安莉洁都快睡着了。格瑞靠在吧台上捂着眼小声抽泣,雷狮抖得厉害,眼圈红得让安莉洁都有点心疼。
然后酒吧大门砰地一声打开了,安迷修和嘉德罗斯气喘吁吁地走到雷狮和格瑞旁边释放出能让自己的Omega安心的信息素,安莉洁赶紧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往吧台下钻。
人家秀恩爱还是别看,眼睛很疼,肚子也会很饱的。
-END-

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
\安哥/\安哥/\安哥/\安哥/
他声音好攻好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还能再吹他一万年!!!!!!!
吹安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cp脑剧烈膨胀我soajsjsbajzbhaaj

开学我就长弧……周末才回来。
住宿为什么不准带手机,汪地一声哭出来。赶紧这几天把双金的点文赶完就开学:D
心好痛,我不想上学我想呆在家里吹空调玩手机

【凯柠/安雷】指甲油引发的灾难

•双安亲情向
•有安雷成分
•现代学pa
•雷凯恶友设
•尝试着交凯柠党费…
•ooc 并且bug很多私设也很多

安迷修和安莉洁居然是兄妹,凯莉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差点咬碎嘴里的糖。
“雷狮,我觉得我可能追不到安莉洁了。”魔女小姐有点儿颓废地把搞事同伙雷狮约出来,抓起面前杯子把里面的液体一饮而尽。
“我大概相信你疯了。”雷狮嫌弃地翻个白眼,“毕竟你居然把那杯茶喝下去了。”
“呸呸呸怎么这么苦。”凯莉又喝了杯水清清嗓子,“你不觉得我很悲催吗!喜欢的人的哥哥是我们每天都在折磨的风纪委员兼学生会会长!”
雷狮从口袋里翻出两瓶指甲油,蓝色的和紫色的。他撇撇嘴,“这有什么难的。你不就是想试试安莉洁是不是喜欢你嘛,把这瓶指甲油涂了,我保准能成功。”
凯莉颇为怀疑地把两瓶指甲油拿过去左看右看,“我涂蓝色的?”
“不,你涂紫色。”雷狮把那瓶蓝色指甲油拿过去,“这样会营造出一种我们俩在一起了的感觉。”
……阴险。凯莉摇摇头,但这方法确实是现在最好的了。
于是她把手搁在奶茶店的桌子上涂指甲油。左手还能自己应付,但右手就显得很困难了。雷狮帮她涂右手,凯莉看他那么娴熟的手法不禁笑起来:“雷狮你是个女人吗?怎么做这种事这么在行。”
雷狮没理她。涂完指甲后凯莉帮他把两只手都给涂了,正涂到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有人推开了门。
“恶党!你怎么又翘课……等等,凯莉小姐,你们在……干什么?”
安迷修脸色有点儿难看,凯莉和雷狮愣在原地,然后才反应过来现在两个人的动作多暧昧。凯莉心一横继续帮他把这个指甲涂完,把蓝色那瓶指甲油塞进口袋里。她装作没事人似得站起来:“哟,这不是会长吗?”
“你们……”安迷修欲言又止,“算了,赶紧回去上课。”
雷狮翻翻白眼不情愿地站起来吹吹指甲盖,“一天这么闲怎么不去管管校内,干嘛追着我们俩跑啊。”他嘟哝着迈开步子,身后的安迷修无语扶额。

凯莉时不时看一眼指甲上骚里骚气的紫色指甲油,旁边的同学都有点惊讶。艾比忍不住了,等老师说完一句下课后她就凑到凯莉身边悄悄问,“你不是喜欢安莉洁吗?为什么会涂紫色的指甲油?你可别和那个雷狮交往了。”
凯莉眼珠一转,嘴角一扬露出一个标准的恶魔笑容,“对啊,我们俩就是在交往——有什么不满吗?”
艾比吓得问号状的呆毛都快竖起来了。她赶紧捂住凯莉的嘴,十分紧张地左看右看确定没人注意她们之后才松开手。
她悄悄凑到凯莉耳边说,“凯莉你这是会变成学生会公敌的!全学生会,谁不知道安迷修那个恶心帅喜欢雷狮?”
凯莉有点懵了。事情发展有点超乎她意料。虽然也是学生会的一员,但凯莉很少参加那些聚会和会议,自然是不知道这事的。
看着自己手上的指甲油,凯莉觉得她有可能会被安迷修的眼神剁成碎片。
妈的恶心帅,要不是你是安莉洁他哥我保证让你高中毕业都追不到雷狮。
最后她还是认命一样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哼了一声:“我不管,反正雷狮也不喜欢安迷修。”
艾比沉默。
“你别这么戳他伤口,这话说得好像安莉洁喜欢你似的。”
凯莉沉默。
“对不起我错了,我觉得我得和安迷修站到一个战线上。”

她走在走廊上吃糖,想着该怎么和安迷修解释清楚。
“对不起我真没想和你抢雷狮我只是想知道让你妹看到之后的表现而已!”
不对不对,这样也会被怀疑的。
“我们俩只是恶友互相搞事而已没什么!”
这个画风差不多,但是确定不会被人揍吗。
凯莉捏着下巴觉得自己真是被雷狮坑得彻底,她真的只想去揪着雷狮的领子大声喊“雷狮本魔女记住你了!”
脑内脑补太过丰富的话就会让人不关注周围,凯莉也没能幸免。
然后她就撞上了安莉洁。
安莉洁“嗷”地叫了一声往后退几步,一眼就捕捉到凯莉手上的指甲油。她围着凯莉转圈,一脸怀疑。
“凯莉,你居然想挖我哥墙角!”
我不是我没有。凯莉气得要炸成头上的星星装饰,“安莉洁你哪里看出来我喜欢雷狮了!”
安莉洁不依不饶。“你看看你这指甲油!全校就只有雷狮眼睛的颜色是和这个一模一样的!”
凯莉冷笑一声,扯着安莉洁回班里坐着。她顺手从口袋里摸出那瓶蓝色指甲油也不管手上紫色的指甲油还没刮下来就往上涂,然后气呼呼地把手伸到安莉洁面前:“看,我这不是涂了蓝色吗,难道我喜欢你啊?”
糟了,又说错话了。话一出口凯莉就想打死自己。她明明是狡黠得像只红狐的星月魔女啊,但是在安莉洁面前她就乱了阵脚。
妈的,果然恋爱使人愚蠢,暗恋也是。
安莉洁低着头居然不说话了。凯莉看见她的耳尖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安莉洁就抬起头来,整张脸都红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似的——不对,她的确是个情窦初开的姑娘。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啦!但是我喜欢你就够了!”
这时凯莉才看见安莉洁一直都没人注意的指甲盖上同样涂着蓝色的指甲油,中心还有一颗并不明显的星星轮廓。她之前一直以为安莉洁涂蓝色指甲油是因为她自己的瞳色是这个颜色。
凯莉没再说话,她直接捧着安莉洁还带些婴儿肥的脸亲了上去。
雷狮这个办法确实挺好的。凯莉眯起眼睛想,然后进一步加深了这个吻。

第二天神清气爽还弥漫着一股恋爱酸臭味的安莉洁看着整个人都在散发低气压的安迷修吓得不轻。
“哥哥,怎么了?”
“雷狮和凯莉是情侣。”安迷修把手指插进头发里,一脸痛不欲生,“莉洁我们俩同时失恋了……”
安莉洁扶额,然后一拳头砸在安迷修头上:“傻哥!凯莉和我在一起啦,她和雷狮是装的——还不快去追雷狮你还等什么啊!等下一个女人把他拐走吗!”
在奶茶店里,凯莉得意洋洋地给雷狮炫耀她和安莉洁在一起的经过。她喝了一口奶茶,朝雷狮挤挤眼睛:“答应安迷修告白了吗,学生会会长夫人?”
雷狮端起杯子在泼凯莉一脸咖啡和自己喝掉的选择中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他的手机就响了。
“喂?傻骑士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先说好叫我回校我可不去——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凯莉清楚地听见电话那一头安迷修的声音,一字一句,咬字清晰地说,“我说,我喜欢你。”
紧接着,两兄妹推开奶茶店的大门。安迷修自来熟地直接牵起雷狮的手把他拽出去,安莉洁笑着朝凯莉眨眼,满脸的计划通。凯莉看着安迷修和雷狮的背影不禁感叹一声。
来吧,你坑我一回,我就把你坑回来。
-END-
安莉洁表白时候的凯莉
凯莉:啊我好快乐因为我是凯莉软糖